=荆棘。唠唠叨叨自娱自乐。
墙头无数+低产 请慎fo
© TOMORROW
Powered by LOFTER
  2018-09-15 24  
  2018-05-17 43  
  2018-04-29  

假戏真做,一场由搞事关键词引发的惨案【二】

【 Shay / Edward 】 群内联文活动第二弹。 前回戳我 这次三个关键词分别是【你想要我怎么做、今日大凶、掌心的温度】。 此章的参与者依次分别是 @和不想说 @原生 @TOMORROW ----------------------------------------------------- 4.阿和 - 你想要我怎么做 “寇马克先生,你可不可以,别一直盯着我的……屁股。”爱德华有些咬牙切齿,“把那颗小玩意儿放在后腰袋子里是我不对,但你也没必要一直盯着吧。” “别表现得像个娘炮,肯威。” “闭嘴!换我盯着你屁股试试?”爱德华恶狠狠地朝谢伊竖了个快要顶到他脸上去的中指,“我可以告你性骚扰吗?” “首先,我不是在看着你的屁股。其次,你觉得会有警察受理你的案件吗?”谢伊在自己上衣口袋里掏了掏,摸出一张证件在爱德华眼前晃了晃,“顺便,我可是正规的。” 爱德华瞪着眼睛看着证件,又看看谢伊笑得欠扁的脸,忍不住发出一声鬼叫:“天杀的圣殿骑士!为什么你会有……这种证?” “组织便利。”谢伊很满意爱德华的反应。他慢吞吞地把证件收起来,“要知道,我曾经有掌管整个纽约的机会。这只不过是基础福利而已。” 噢该死的圣殿骑士!该死的刺客组织!肯威先生第一次由衷地憎恨那些利用职权之便的人了。他似乎忘了,他本身就是一个热衷于打破规则的人,利用他人职权之便干过的坏事也不少。 谢伊有意无意观察四周,不出所料,附近有个摄像头在跟拍他们。光明正大,似乎连掩饰都不屑于去做。 “那么现在我们去哪里?”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伊甸碎片呢?” “亲爱的,你再调皮的话我不介意我们在床上解决这个问题。” “……”爱德华的脸皱在一起,有意识地远离谢伊几步——他依然没法习惯对方时不时的放飞自我。 谢伊不着痕迹地靠近两步,把两人之间才拉开没多远的距离又拉近了:“说真的,爱德华,难道你还真想去参加那个什么旅游计划吗?就不担心半路船炸了?” 他们在刻意往人群里挤,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来躲避监控。街道上都是热闹繁华的景象,卖花的逛街的,咖啡馆外的露天桌椅上坐着不多也不少的客人。偶尔有牵着宠物路过的休闲人士,可爱的犬类引起女士们驻足围观。这让谢伊不由得想起从前还是刺客的那段时光,没有很远大的目标,没有很可观的收入,有些讨人厌但总体不算坏的同伴或上司。休闲自在,得过且过。 “那你有什么好的主意?我不可能带你去刺客总部,你也别想忽悠我去圣殿总部。”爱德华拉着谢伊挤过人群,朝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去,“顺便,请叫我肯威。我还没有和你那么熟。” 寇马克先生不在意地耸耸肩,得寸进尺:“好的,爱德。”在对方看似凶狠但没有实际行动的瞪视下,谢伊懒得继续和他纠结无聊话题,直接提出建议,“那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去把圣者找出来宰了?然后把伊甸碎片放回它本身该去的地方。” “你真聪明,谢伊。”爱德华讽刺地说,“难道你以为我没想到么?但是你别忘了,圣者可以预知,我们行动全在他掌控之中。” 谢伊微微一笑:“是你的行动‘全’在他掌控之中,不是我的。” “……不好意思?” 寇马克先生自信摘下花环,并着红色抱枕一块儿扔到垃圾桶里:“说真的,带着这些玩意儿让我看起来比穿着冬装跑去夏威夷跳草裙舞还要蠢——”他呼出如释重负一口气,在爱德华越来越不耐烦的眼神中慢吞吞地解释,“店长被掉包了,你知道。那么原本该站在这里的人也被掉包了,这件事你应该不知道吧?” 爱德华呲了呲自己已经洗刷干净的大白牙:“怎么不说你其实是个卧底呢?” “亲爱的肯威船长,请允许我再重新介绍一下自己。”谢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领子和头发,然后露出一个绝对完美且温和的浅笑,“来自三年后的你未来的爱人,谢伊•寇马克向你致以真诚的问候。” “……” “其实我是骗你的,别摆出那副‘死基佬离我远点’的表情,谢谢。”谢伊收起笑容,啧了一声,“先知预测到你的行动,但是绝对没想到你今天会去吃情侣套餐——好的我不说那个词你先别拔刀——这个时候,按照原计划你应该已经在海上了,而且你还打算去拜访阿塔拜,也就是加勒比地区的刺客导师。” “holy……shit……” 眼看他们已经拐进一处空旷的场所,确认再没有被偷窥与窃听的可能后,谢伊才把接下来的话讲完:“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因为我手上也有那颗伊甸碎片。而且我被监视的程度并不比你的严重。也就是说,我可以……改变些什么。” “我……” “除了直接联系你之外,我找不到别的更好的方案了。或者说,你宁愿回刺客总部去,找你的那些表面兄弟?除去表面情侣这层让人不爽的关系外,我们至少有共同的目标。” “你……” “所以,我已经做出了我的选择。那么你呢?你打算怎么做?” 爱德华保持着那个震惊的表情,盯着谢伊的脸,沉默了半晌,才喃喃低语:“你是对的。天杀的我才发现戴着这见鬼的花环和该死的红色抱枕走过拥挤的大街是种怎样娘炮的行为。” “……”谢伊无奈地扶额:“起码现在你不用担心我会继续盯着你的屁股看了。圣者应该预测到接下来你可能会单独行动,那么我们就该打乱他的节奏。” 爱德华的眼神有些游移:“闭嘴,我不想听。” 谢伊笑了,忍住伸手戳爱德华脸颊的冲动:“走吧,亲爱的,我的莫林根就在前面。” “船长室归我。”爱德华跟在寇马克船长身后,走向码头的方向,“顺便,我不会和你同睡一张床的。” 永远也不会!想都别想! 5.原生-今日(本该)大凶 “……喂……谢……”混乱中,有什么声音,很模糊,很急促,“你……快……谢伊!” 谢伊突然惊醒,才发现自己正趴在船长室的桌子上。 “唔……?”谢伊眨了眨眼,等到眼睛聚焦才看到放在自己眼前的伊甸碎片,他伸了个懒腰,晃了晃脑袋来保持清醒,随后拿起球状的伊甸碎片观察起来。 思默良久,他才转过头去看了眼自己的床——它早已被一直只熟睡着的金色大猫占据。 爱德华侧着身子来躲避床头的灯光,衣服没脱,被子也没盖,人却睡得很熟。谢伊起身凑近,俯下身去——他甚至能听到轻轻的酣眠声。 “哦,有流口水。”谢伊嗤笑出声,耸耸肩,将手中的伊甸碎片放回爱德华屁股的口袋里。 “嗯……”爱德华似乎在做梦,口中还有些梦语。 “真是一点戒备心理都没有啊……真就不怕我会做些什么吗?”谢伊摇摇头,却发现爱德华突然皱起了眉,嘴里发出些痛苦的呻吟。 “德华?”谢伊紧张地摇了摇爱德华的肩膀,但爱德华仿佛是溺在了梦境中,神情越发痛苦。 “爱德华!醒醒!”谢伊吼出了声,赶紧拍了拍长着胡渣的脸,才见一双惊恐的蓝眼睛睁了开。 “什……么?谢伊?”爱德华慌乱地看了眼谢伊,仿佛刚才做梦的不是自己。 “你做噩梦了。”谢伊轻声说道,生怕再吓到这个人。 “我……嗯。不好的梦。”爱德华总算是冷静下来,“我梦到了飓风……” “想起了航海的日子?”谢伊仍旧有些不放心。 “不是……那不是寒鸦……”爱德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他们的鼻子已经快碰到一块了。 爱德华刚想一巴掌糊开眼前的大脸,却感觉这样似乎对不住这般关心自己的圣殿,便臭着脸,礼貌地推了推谢伊的肩膀。 谢伊也意识到了两人之间的尴尬,但他是谁?谢伊·不调戏爱德华到脸红不罢休·寇马克! “你这样可是欲拒还迎的表现啊,亲爱的?”谢伊调笑着,手还不安分地摸上了爱德华的腰。呃……有点细。 “你这样可是自行找死的表现啊,亲,爱,的?”爱德华红着脸,毫不留情地抬脚踹了过去。 然后正在欣赏娇羞爱德华的谢伊被踢了个正着。 至于踢到哪?反正谢伊是疼到连中饭都没能吃下。 海面平静,晴空万里。 今天似乎有些安逸过头了,谢伊有些困倦地想。 昨天的床被人占领,早上还忍受了非人的疼痛,现在不去补个觉简直没有天理。 “吉斯特,我去睡个午觉,看着肯威船长别让他对莫林干乱来……真要有什么事到船长室找我就行。”谢伊背着手往船长室走去。 “等一下船长。” 谢伊扭过头。 “肯威先生刚才说把这个给你。”吉斯特说着拿出了口袋中的盒子放在了谢伊的手上。 谢伊打开了看了眼,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伊甸碎片。 爱德华已经这么信任他了吗? 刚这么想,手机便震动起来。 想都不用想,那肯定是爱德华的电话。 谢伊按下接听键,便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不友好的声音: “我想过了,苹果在你这总比在一个随时被监视的人手里安全,所以这玩意暂时给你保管……剩下的话全写在纸条里了,你自己看。” 谢伊往盒子里看了眼,果然有张字条。 “字条,亲爱的你还挺有情趣的嘛……”谢伊刚想继续调戏,对方便挂了电话,谢伊大概能猜到爱德华已经在翻白眼了。 谢伊愉悦地收起了手机,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船长室。 他将苹果放在床头,自己则满脸笑容的打开了字条—— “苹果要是丢了,你就完了。凸。” 很明显爱德华只是想画根中指而已。 谢伊愣了一会,然后给爱德华发了条简讯: “画得真丑,但很可爱,有待努力。” 爱德华表示自己不把这个小兔崽子揍到求饶绝不罢休。 当乌云压过来时,爱德华就感到了一丝不妙。 “我来掌舵!”爱德华挤开吉尔特,“快去叫你们船长!” 吉斯特没想太多,虽然眼前的人是个刺客,和自家船长的关系也不大好,但是面对风暴,没人会对一位经验丰富的老船长的指令进行质疑。 “肯…肯威先生!”一位船员匆匆跑过来,“有海盗!” 爱德华听到海盗时的一瞬间想起了自己当年迎风浪劫商船的日子,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这一次被劫的是自己。 爱德华一把拿过船员手中的望远镜,隔着玻璃往远处的黑影看去。 “……”爱德华凝望良久,才渐渐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眼睛里满是疑惑与惊异。 “你来开船!”爱德华说着,有匆匆放开了船舵,急忙往船长室跑去。吉斯特正在船长室门口敲门苦等,看到爱德华此时过来便立刻想到了被闲置的船舵,也不管爱德华会怎样对待自家的船长,赶忙回去掌舵。 船长您就自求多福吧。 “喂!谢伊!”爱德华急促地敲门,见没人回应便一脚踹开了船长室的门,看到床上正在熟睡的寇马克先生,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来。 所以他干脆往这个圣殿的肚子上砸了一拳。 反正死了也有奖金。 “咳咳咳……艹……”谢伊捂着肚子翻了个身,然后就直接滚到地上了。 “你他妈快给老子醒醒!谢伊!有海盗!”爱德华拎起谢伊的衣领,晃了几下,“谢伊!” “在呢!”谢伊总算清醒过来,挠了挠头。他感觉刚才话莫名的熟悉,或许是被爱德华骂多了:“你就不能轻点吗,亲爱的?还有,有你这个前海盗在,慌什么?” “那艘船是罗伯特的!” “……什么?!” 有两位优秀的船长在,即使是海盗加飓风也终究没能打败这艘海洋上的女神,虽然两人中间的矛盾不少,伤口也不少,但总归是将罗伯特活捉上了莫林干。 风暴还未过去,谢伊和爱德华处理好了伤口便往关押罗伯特的地方赶去。 “你知道吗,谢伊……”爱德华下到甲板之下,嘴里说到。 “我不知道。”谢伊一如既往。 “……”爱德华也是习惯,便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我早上梦到了……这场飓风,只不过当时只有我一个……” “……那只是个梦。”谢伊迟疑了会,安慰道。 “……的确。”爱德华叹了口气,“但是你不觉得一切都……太轻松了吗?罗伯特派人这般监视我,却突然自己送上门来……” “中间肯定有鬼。”谢伊点了点头。 审讯室内,隔着玻璃,两人能看到一脸不屑的罗伯特: “肯威船长什么时候放弃了自己的小寒鸦来给走私船做保镖?嗯?” “……不是你做的?”爱德华皱了皱眉。 “什么?”这回轮到罗伯特有些不解,“我什么时候有这本事能让肯威船长放弃自己的好姑娘?” 爱德华疑惑地看了眼谢伊,谢伊摇了摇头。 “喂,你们到底想怎么样?”罗伯特不爽地挣扎了一番,被旁边的船员按了下来。 “尊敬的圣者。”谢伊开口,“我只想问您一件事……请问您能预知未来吗?” 罗伯特愣了愣,随即大笑起来:“你们是在耍我吗?肯威,我不知道你这次找我又有什么屁事,但是如果是找我帮你预测你的死期的话我劝你还是省省。我确实有所有的‘我’的记忆,但这并不代表我能预知未来……我顶多也就只能靠观测所来知道点现在发生的东西。” “哇哦,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圣者是这样的。”谢伊感叹。 爱德华看了看谢伊,又看了看罗伯特,摇了摇头:“我想……线索断了。” 谢伊低着头,思考着。 “爱德。” “?” “你再重复一遍你的那个梦。” “飓风,大浪,还有……海盗。”爱德华回忆道。 “……没有我,是吗?” 爱德华点了点头,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们就该想到的……真正能预知未来的人……只有他们了。” “哈……”谢伊摇了摇头,“又是该死的先代文明。” 6.荆棘- 掌心的温度 两人在船长室讨论了一个早上,最终又将目标重新锁定在了那份旅游协议上。 谢伊盯着协议,神情严肃,似乎已经开始了研究。 爱德华凑过去刚要开口,却不料对方一把将纸高高举过头顶—— “等等!我似乎看出了什么!你让我先想一会儿!” “……你想,你想。我去泡杯茶提提神。” 爱德华长吐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自从做了那个噩梦之后他的脑袋就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他看向一旁柜子上各种各样的高档茶叶,一边在内心骂着该死的圣殿为何那么有钱,一边问道:“谢伊你要喝哪种……” “等等别吵我就要看出来了!” 然后爱德华毫不犹豫地挑了最贵的那种,用力撕开包装。 直到烧水壶已经开始冒烟的时候,谢伊那边依旧是一筹莫展。 他似乎要把纸给盯穿了。 “你听我说……” “——嘘!” 谢伊终于停止了他的鹰眼视觉,转而掏出伊甸碎片开始摆弄。 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 爱德华拖了把椅子坐在旁边,欲言又止。他很想发火,然而那只会让头胀得更厉害。不过谢伊这个样子还是挺新奇的,或许可以收集起来当做以后的笑柄,不趁机观察一下太可惜了。想到这点,他愉快地拿起茶杯准备往嘴边送,却不料谢伊突然大吼一声,吓得他差点把手中的茶给抖掉,紧接着又惊悚地看着谢伊拿起手边茶杯想要往上面泼——当然,被及时制止了。 “你当这是什么隐形密信啊!?” “不试试怎么知道!” 虽然谢伊那份茶浪费了更好,但线索还是得好好保护。一边把谢伊的茶杯挪远了一边想,他接下来不会想要拿到火上烤吧……爱德华觉得自己快没脾气了。 “……你是不是没想过先从文字中找找线索?” “……诶?” “听着,我之前读了一遍这份协议,发现有一些不太通顺的地方……” 谢天谢地他终于肯听我说话了。着看着谢伊露出一幅顿悟的表情,爱德华不禁在内心里嘲笑,明明平时怼人还挺在行,竟然也有如此死脑筋的时候。 最终谢伊还是固执地决定要自己一个人把协议中的信息解读出来。爱德华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现在开始头痛了。寒冷顺着脚尖爬了上来,或许他现在应该回去再睡一觉。然而鉴于刚才谢伊的行为,他还是有点担心那张纸会遭遇什么不测。 天空一点一点暗了下来,谢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拿起了笔记本开始涂画。 爱德华觉得视线变得有些模糊,想着自己是不是喝了假茶。他挺了挺身子,又开始思考起几天来发生的事情。 笔尖滑过纸面的沙沙声与马达声、海浪声混在了一块,甚至还带上了节奏,一下一下刺激着他的神经。 这样的环境下人总是会变得十分敏感。 他越是思考,惊讶、愤怒、不甘的情绪就越是萦绕交织在心头——同时又带有些许的恐惧,尽管他不愿承认这个事实。他原先自信满满地认为未来是可以由自己左右的,然而现在他开始迷茫了。 他看不到旅途的终点,而那些人却可以。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抗拒不了海流的力量,他只能是顺势漂荡过去罢了。他本应是无所畏惧的,但当只身一人置身于茫茫大海,无论是谁都会被巨大的无力感与孤独感给淹没。一阵眩晕过后,他调整姿势重新站稳,却发现海洋消失了,自己不知于何时来到了一个阴冷的洞穴之中。岩壁上那些发光的复杂图案晃得让他有头痛。他转过身去想缓解一下不适感,看到的却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原,和一串长长的、长长的脚印。 我是不是会冻死在这里?他看着自己身上单薄的衣服想到——但意外地,现在的他并没有感受到寒冷,甚至比刚才在海上漂泊的时候要来得温暖。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了从手中传来的温度。 ——有人正握着他的手。 是谁。 他朝那个方向望去。 “……德……华……爱德华?” 爱德华睁开了眼睛。 看着眼前的情景,他没来得及回想刚才的梦境,只觉得一瞬间热度从手心窜到了脸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谢伊已经捂着鼻子滚倒在地。 “卧槽你这是又做了什么噩梦吗!” “明明是你太奇怪了好吗!” “我不就是叫醒你吗……昨天不也……” “行了闭嘴吧!把我打醒都比这个强啊!” 妈的为什么这人叫人起床的方式总是如此肉麻,特别是刚刚那个眼神……爱德华不禁又打了个激灵,不敢细想。看来下次睡觉还得避免同房了。 谢伊快要崩溃了。刚才被甩到鼻子的疼痛还没消失,他一边想着自从和爱德华出海后这是第几次挨揍,一边想着他刚才做了什么……哦,他刚才看爱德华眉头紧锁,想要叫醒他。在这之前,他半跪在地,握紧了爱德华的手——发现他双手冰冷,就又多捂了一会儿。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再往前的话就是…… 他解开了旅游协议中暗藏的信息。 不仅仅是关于目的地,还有别的。 随之一些令人怀念的记忆涌现在谢伊的大脑中——尽管他不确定它们应当属于过去还是未来。难怪和爱德华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会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先将话语脱口而出:“亲爱的我怎么舍得打你——” “……” “以及你不觉得这样的叫醒服务很浪漫吗。” “……” “但是竟然被你甩开了我好伤心——等等别踹!”谢伊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来到桌边拿起协议又跑回爱德华身边,“对了,刚才我解开了这个。” 你这一脸等着被表扬的兴奋是怎么回事……爱德华叹了一口气,然后抱起双手,“还不是有我的提醒。” “好好好,有你一成的功劳。” “五成。” “二成。” “……你知道吗,我今天忍你很久了。”爱德华想起白天时的情形,不禁又火了起来,作势要一拳呼过去。 “五成就五成行了吧!咳……就像你说的那样,这个协议其实有一些不通顺的地方。我发现这其中是有规律的,把这里,和这里对调一下,再……” “够了直接说结果!” “总之,我们现在应该先去冰岛。这里有个坐标……” 谢伊拿出地图,与爱德华商量起了路线。 未来是确定的吗。 爱德华从船长室来到甲板上,望着泛着月光的海面想道。 他的头已经不痛了,先前的不安感也早已消失殆尽。 未来……先知……梦…… ……谢伊。 他试图继续整理信息,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忽略不了掌心隐隐保留着的温度与触感。 紧接着他突然想起了几天前的那个情景—— “来自三年后的你未来的爱人,谢伊•寇马克向你致以真诚的问候。” ——简直是无稽之谈。 那时的爱德华是那么想的。但那样的神情,那样的笑容,没有人能够忽视。那绝对是发自内心的流露——竟然让他有一时间的恍惚。 良久,当爱德华意识到方才自己都想了些什么的时候,简直想直接跳进海里淹死自己。   2018-04-12 12  
  2018-04-01 4  
  2018-03-30 22  
  2018-03-28 43  
  2018-03-14 15  
  2018-03-02  
  2018-02-10 3  
  2018-01-09 41  
  2017-12-29  
  2017-12-04 4  
  2017-11-20  
  2017-11-13 10  
  2017-10-25 7  
  2017-10-19  
  2017-10-14 2  
  2017-08-29 5  
  2017-08-15  
  2017-08-03 11  
  2017-07-17 4  
  2017-04-15 2  
  2017-03-07 3  
  2016-12-31  
  2016-12-17 1  
  2016-10-30  
  2016-10-11 16  
  2016-10-05 5  
  2016-09-19